欢迎光临中华硅谷信息网

采访大陆“隐形的村落”麻风村

2017-10-14 | 来源:中华硅谷信息网 | 点击:

导读: 张平宜,原本是台湾《中国时报》的资深记者。2000年,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,她多方询问后,来到了四川省西部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。据互动百科,大营盘曾被人称为“隐形的村落”。从1959年开始,因为麻风病的蔓延,当地政府在此建立了麻风康复村。&ldqu...

张平宜,原本是台湾《中国时报》的资深记者。2000年,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,她多方询问后,来到了四川省西部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。据互动百科,大营盘曾被人称为“隐形的村落”。从1959年开始,因为麻风病的蔓延,当地政府在此建立了麻风康复村。“你留下来,我去筹钱盖一所新的学校” ,就是为了这一句承诺, 张平宜辞去百万年薪工作,放弃原本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,投身于四川凉山麻风康复村的教育事业。她的努力没有白费,到2011年,这座曾经“快要撑不下去的小学”,已经有了100多个毕业生,13个公办教师,他们有着整洁的教室和食堂,甚至还有村里的第一栋公厕。
  为什么这个疯子要跑到一个山坳坳里的麻风村,去吃这样的苦?曾谋职于台湾《中国时报》的资深记者,拥有百万年薪,她的家是一栋4层楼的山边别墅,家中有一个佣人。她是一有着艺术修养的女人,把家里的每一处都布置得很优雅,过着优越的生活。仅仅因为一次采访,放弃百万年薪,放弃优越生活,来到麻风村,与拖着残缺的四肢在地上爬行的麻风村村民在一起生活,让街上游荡的孩子安心的做到教师里读书,并强迫在山东办厂的弟弟给他们进行职业技能培训,让他们走出了“麻风病”的阴霾,开始幸福的生活。试想,有多少人愿意到麻风村生活,有多少人愿意在那个村子当老师?又有什么慈善家能这样帮助村子的人?陈光标,只会用钱来高调的宣扬自己的慈善,恐怕只是伪慈善,他会放弃现在所有投身到麻风村么?
  她将自己的动机解释为一种“最朴素的母性”,她的长期愿望是让这些麻风病人的子女都能正常地融入外部社会。从洗脸、刷牙、洗澡开始,她脚这些孩子如何“保持个人卫生”,因为她有点洁癖,学校没有厕所,如果内急,她就小跑半个小时到邻村,借用“猪圈隔壁的厕所”。 就是因为她的洁癖和母性,让这些孩子有了走出去的希望。据说有一个部门叫做卫生部,互动百科锐词“卫生部”中可以看到他们的职责:“加强全民健康教育,积极倡导健康生活方式。”请问,有哪些卫生部的高层关注过麻风村孩子们的健康,有哪些人又会真正下乡,让村子里的孩子里关注自己的卫生?
  2010年,张平宜从台湾请来了一个水利专家,甚至从遥远的对岸运来“一根根水管”。他们用了将近50万元人民币,在荒山上建成了一个个水窖,从浮流水到地表水,全部储存起来,一滴水都不要流到外面去。如今,就算停水,他们也可以在三天的时间里自给自足。浩浩汤汤的三峡大坝,曾经牵动无数人的心。据互动百科资料,1994年12月14日,当今世界第一大的水电工程——三峡大坝工程正式动工,2009年竣工。但这样一个庞大的工程却不能解决像麻风村这样的村落的水源,更有千万个“麻风村”不能解决吃水问题。试问,哪个水利工程师或者专家能够深入到农村,真正解决村民的吃水问题?或许他们都坐在办公室,等待别人端茶倒水!

上一篇:恐怖!连环杀人案挂鸵鸟肉卖人肉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