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硅谷信息网
您当前位置: 硅谷信息网 > 业界人物 > 程序员生存现状考 > 正文

程序员生存现状考

2019-7-27 | 来源:硅谷信息网 | 点击:

导读: “996”热度已过,但其背后折射出互联网行业进入接下来的发展瓶颈期。 “996”火了两把。第一把火是广大程序员以及普通工薪族的众人之力一起点燃起来的,第二把是与工薪族对立的某个资本家点燃的,虽然工薪族与资本家不是天然对立的关...

“996”热度已过,但其背后折射出互联网行业进入接下来的发展瓶颈期。

“996”火了两把。第一把火是广大程序员以及普通工薪族的众人之力一起点燃起来的,第二把是与工薪族对立的某个资本家点燃的,虽然工薪族与资本家不是天然对立的关系,但这位资本家的一番话说出口,不管他是多么的“言之有理”和“好言相劝”,他对“996”的支持态度直接将自己推到了工薪族的对立面。“996”舆论风波同样引起了外媒的关注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发表评论文章《榨干奋斗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》,文章称,从组织的角度,无差别奋斗时代退却后,劳资矛盾将成为组织内部核心冲突。

短命的互联网企业

什么是无差别奋斗时代?就是在商业格局已经相当稳定,白手起家基本没什么可能的时候,阶层的固化让奋斗者无力突破自己的生存境况。这是对工薪族的影响。对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来说,这同样是一个艰难时刻。中国互联网市场整体生存竞争极为激烈,巨头的实力垄断、创业企业自身技术实力的匮乏都导致企业生存艰辛,特别是在汽车、医疗、金融等属于行业热点但对资源门槛要求比较高的领域,企业很难形成自己的技术优势,所以一旦被资本抛弃,大批企业就会被淘汰出局。

这就导致了互联网企业大多很短命。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,从2016年互联网倒闭企业存活时间分布来看,成立3年倒闭的企业数量最多,占总数近一半,而成立3-4年的倒闭企业数量约占总数的2/3。其中,互联网金融、餐饮外卖、旅游、零售等行业热点领域倒闭企业数量最多,约占总数的62%。而医疗、汽车后市场、出行领域倒闭企业数量约占总数的21%。

而受2018年经济下行影响,没有核心技术也没有资本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基本上毫无抵抗之力,互联网投资数量明显收紧,互联网行业频繁被曝裁员、倒闭。

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互联网运行分析团队发布的《2018年四季度互联网投融资运行情况》研究报告显示:资本市场活跃度大幅下滑:投融资案例数环比下降43.9%,同比增长6.9%,行业投资活跃下滑主要因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行业监管趋严,发展缺乏亮点,投资额度继续下行:披露的投融资金额环比下降10.3%,同比下降12.6%,除资本环境趋紧外,也受到二级市场持续低迷的影响。

消失的“工薪贵族”

作为广大程序员的容身之地,互联网公司的生死动荡为这群“工薪贵族”带来强烈危机感。一年时间内,IT互联网行业成为唯一人才流动差额为负的行业。换句话说,IT互联网行业的人才转行意愿强烈。增长乏力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近两年无法避开的一道难题。

在BAT巨头企业工作的程序员小天,就在佛系等待着自己被末位淘汰。小天向记者表示,公司晋升的时间成本很高,尤其像他这样校招进去的,从中低岗位开始做起,十几级的等级划分让晋升之路显得尤为漫长。以小天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看,他研究生毕业就入职这家巨头公司,如今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,小天还是在同样的岗位,拿着同样的收入,待遇上不见好转,工作上的挑战层出不穷,岗位升级也遥遥无期,“穷”和“菜”成为他用来自嘲的高频词。

陈枫则选择主动“脱离苦海”。在今年初跳槽去做产品。在过去的工作经历里,半夜3点被叫起来修复bug的情况常有发生,但所谓“996”不是陈枫转行的原因,“说白了,还是因为钱,工资低,就不想干了。”陈枫告诉记者,一个普通程序员干到五六年,工资基本就定型在“2万+”左右,再想往上涨基本不可能,除非在技术上有重要突破。

然而回想过去十几年时间里,程序员作为工薪阶层中的“贵族”角色,多年来一直霸占各行业平均工资排名的榜首,2005年,有咨询机构发布了一份互联网行业的薪酬调研报告,结果显示,软件开发是付薪水平最高的部门,高级工程师年度总现金收入平均可达11.2万元,而同期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均工资为1.84万元。直到2017年,在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,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依然以70415元的年平均工资占据榜首。

但泡沫过后,融资收紧,整个互联网行业被迫“断奶”。数据显示,2018年四季度,互联网/IT行业招聘需求同比减少20%,收缩幅度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2018年至今,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、京东、网易等在内的头部互联网公司以及魅族、锤子手机、华为等移动智能终端制造企业均被曝大量裁员,尽管多数公司予以否认,但仍释放出了互联网行业面临裁员危机的信号。而这场“瘦身自救”行动也一直延续到现在,裁员的大刀阔斧也一步步逼近互联网企业中层管理层,取消底薪、强行“996”等,也成为很多互联网企业自保的措施之一。

互联网繁荣景象之下的深层问题突然爆发出来,程序员们的优渥待遇开始以各种方式被悄然收回。985高校研究生毕业的程序员李瞻,目前在小米公司任职,已经有了快三年工作经验的他,如今收入不到2万元。在李瞻看来,25000元的月收入,在程序员这个职业里已经算是中高等收入水平了。

事实上,像小天和李瞻这样高学历出身的程序员并不普遍。AI财经社曾经公开揭示:中国大约有500万名程序员,但优秀的程序员依然是少数。超过40%的IT程序员仅仅具备职业学校的文凭,毕业于985和211高校的毕业生总和只占全国大专院校的不到5%。同期,90%的程序员在100人以下的小型公司上班。

方鸣就属于那90%。三年前,他专升本刷完学历毕业后,仍不得不面临专业偏门找不到合适工作的难题,随即报名了软件编程培训班,“当时这是一个闭着眼睛选都不会错的决定。”短短4个月,方鸣就拿到了通往“工薪贵族”之路的通行证。

但因为学历问题,方鸣一直被拒绝在互联网大厂之外,这也成为他心中最大的隐痛。而三年来辗转于各个小公司之间摸爬滚打的精力,反倒让他习惯了这种不稳定感,因此在去年相继经历了多家公司倒闭、裁员的方鸣,职业上似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。相反,他的薪资随着每一次找工作的机会水涨船高。今年初,方鸣入职了一家打算开发线上系统的传统企业,月薪谈到了25K。采访中,方鸣强调得最多的是:BAT三年接触不到核心技术,不见得比小公司的程序员强。

程序员的忧虑

作为分杯互联网红利的一员,薪资算得上是方鸣择业的第一选择,而对于“996”的态度,方鸣也秉承一分钱一分工的心理,“没有钱,我怕是不知道你要留在那里干什么!”相比于广为人知的“996”程序员,方鸣简直活成了相反的样子。准点上下班、业余生活恋爱、运动、玩游戏、攒钱买车、还房贷,还有一头茂密的头发。

相比于很少背负工作负担的方鸣,喜欢自嘲自乐的小天,以及沉默寡言的李瞻,虽然其态度表现得相当佛系,但他们的危机感更加强烈,对工作也付出得更多。小天平常会在开放的个人账号上不定期发布与IT技术和大数据专业相关的解析文章,而李瞻则喜欢关注业内动态,卧室阳台上堆得乱七八糟的几十本书里,只挑得出一两本文学书目,其余全是专业书。

而像小天和李瞻这样的大厂程序员对加班反倒有更多的心甘情愿。小天否认了“强制996”的存在,他的说法是,是否加班看个人意愿和能力水平,他所在的办公室加班到9点以后和不加班的人几乎是一半对一半,“像我这种比较菜的就加班比较严重”,小天自我调侃道。而事实上,就记者采访小天的当天,他加班忙到了晚上11点半,不过小天也解释称这不是常态。陈枫的焦虑尤其明显,做了五六年的程序员,已经到了他所说的职业瓶颈期,很难再有晋升空间。去年底他辞去工作,向滴滴、抖音、今日头条这样的互联网大厂投递简历纷纷被拒,这对他打击很大。陈枫迫切想跳出程序员的圈子,但转行、升职的技术门槛和学历门槛都摆在他面前,成为难以跨越的阻碍。

尽管此次所有被采访到的程序员都否定了“强制996”的存在,但没有人否定程序员这个工作的辛苦,“程序员的工作性质是随时待命的,尤其累在运维,深更半夜被叫起来改bug是常有的事。此外,遇到开发新产品抢先上线也是忙得没日没夜的。”陈枫表示。

人才热流向ABC

像曾经的程序员大热一样,ABC(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计算)领域的综合技术人才成为当前国内人才市场最受欢迎的香饽饽,新一轮的热浪正在赶来。在时下人才最为紧缺的十个职位中,人工智能、算法类岗位占据半壁江山。

从市场空间来看,近两年,随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这些新生事物的不断发展,庞大的新的市场空间正等待着被挖掘。爱分析发布的《中国大数据行业报告》显示,2017年大数据行业整体市场规模1000亿元。而云计算作为大数据的基础,大幅降低企业的IT硬件成本,将有超过50%的IT预算投入到大数据、AI等应用。AI促使大数据从辅助决策向替代决策进化,使大数据厂商突破工具软件天花板,发展空间放大10倍。

而从市场规模来看,2016年中国大数据市场规模为3600亿元,对比2015年增速达到45%;2017年大数据产业规模达到4700亿元,同比增长30%。未来3-5年内大数据人才的缺口将高达150万多,大数据行业将面临全国性的人才荒。根据中国商业联合会数据分析专业委员会统计,未来中国基础性数据分析人才缺口将达到1400万。而在BAT企业招聘的职位里,60%以上都在招大数据人才。

而BOSS直聘《2017互联网人才趋势白皮书》揭示,2017年技术研发岗位薪酬不再普遍增长,两极分化现象开始显现,以人工智能、大数据为代表的新兴技术岗位薪资出现明显上升,无论薪资基数、薪资涨幅还是发展空间,均出现其他职位、高额回报值得求职为此付出转职的时间与精力成本。

随着大数据的爆发,世界正从IT时代走向DT时代,而中国IT业内环境也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,不仅是企业,更是从业人员转型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。未来是大数据的时代,对于广大程序员来说,这既是机会,也是挑战,需要格外珍稀这几年新技术爆发的窗口期。

上一篇:李正红:“用心为你”打造北京国

下一篇:没有了!